它就是我21年前在松潘雪宝顶附近见到的那种红色花朵


信息来源:http://talarrubias.net 时间:2019-08-27 15:21

  亚丁地处四川西南边缘,甘孜藏族自治州南部,是中国目前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高山自然生态系统之一,呈现出美丽的高山峡谷自然风光,是中国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的核心。

  2010年起,四川省植物工程研究院对红花绿绒蒿的分布地进行全面系统的调查,将红花绿绒蒿引种到四川成都,展开了组织培养等方面的研究。

  每年我都像候鸟一样随着季节的变化在祖国各地追逐高山野生花卉迷人的身影,去记录和感受它们的美丽......

  在距今200多年以前,艳丽迷人的绿绒蒿就吸引着世界的目光。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50年代这一百多年来,欧美的植物采集人纷纷涌向中国,英国的普拉特、韩尔礼、威尔逊、福雷斯特、瓦德;法国传教士谭卫道、赖神甫、苏利埃、法尔热;俄国人普热瓦尔斯基、波塔宁;奥地利人韩马迪、美籍奥地利人洛克……他们费尽心思,历经波折,不远万里来到遥远东方的中国,采集了大量绿绒蒿的标本,将藏在深山的中国绿绒蒿引种回欧美。他们对中国绿绒蒿的兴趣、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超乎人们的想象,他们在开发中国绿绒蒿和中国众多植物资源方面已经远远地走到了我们的前面。

  2004年7月,我在四川卧龙自然保护区的巴郎山又一次与它相遇,艳丽飘逸如红绸般的迷人的花瓣,让我一眼就认出了它,它就是我21年前在松潘雪宝顶附近见到的那种红色花朵。

  也许在不远的一天,我们就能在书店买到中国人自己编撰的《中国绿绒蒿》一书。

  由于绿绒蒿特殊的生境,长期处于野生状态,绿绒蒿的驯化、引种栽培具有相当的难度,在国内至今都没有引入庭院。对绿绒蒿的研究多集中在药用成分等方面,对绿绒蒿引种栽培方面的研究较少。

  2004年10月起,也许是印刻在我脑海里的那朵华丽绝伦的绿绒蒿的缘故,我开始调整友多山野考察队的考察重点,将关注的目光更多的放在对中国高山野生花卉的考察上,我只想更多的去看一看祖国大地上生长着的那些美丽无比的花儿们。

  目前,欧洲已经具有较为成熟的绿绒蒿栽培技术,在英国Wisley皇家园艺学会基地已建立起完善的绿绒蒿种植管理系统。绿绒蒿在英国较凉爽的北部和西部,已被成功地引入庭院种植,供人观赏。

  也许在不远的一天,我们就可能在我们城市的花园了见到绿绒蒿的身影,见到更多中国美丽的高山野生花卉盛开在祖国四面八方。

  我上大学学习的是历史专业,多年的工作也和花卉植物不沾边。2004年8月,我在四川省甘孜州的丹巴考察研究碉楼建筑,在寻找一些碉楼的老照片时,发现早期拍摄碉楼数量最多、成像质量最佳的是一个叫威尔逊的英国人。后来在深入了解以后才发现,威尔逊并不是搞摄影的,他是个世界最杰出的植物猎人。

  2009年6月3日,我率领友多山野考察队 Youduo Field Expedition前往祖国西南四川省甘孜州贡嘎山域东坡的田海子山考察那里的高山野生花卉。

  遗憾的是,当这些源自中国的美丽,在世界各地美化别人的国土、装扮别人的家园时,我们对它们的了解和关注却远远不够。

  1983年7月,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刚刚高考结束的我幸运的跟着我中学的20多个老师去九寨沟、黄龙旅行。

  绿绒蒿她身居高山幽谷,她那铺满四周的绿叶,就像那婆裟起舞中的裙子;那修长的花葶,犹如那盈盈仙女的身姿;那半俯微垂的花朵又似那低头沉思的少女,含情脉脉;那丝绸一般的花瓣,无论是单瓣丛蕊或数瓣轻叠,堪称新样靓妆,华丽绝伦,让我一见钟情,久久不愿离去。

  无论是在山野峡谷还是在雪山冰缘,无论跋山涉水还是野外露营,无论是遭遇泥石流还是大地震、再多的艰辛都无法阻挡我们的脚步。我们知道,每一次的考察都是我们追寻梦想的一段历程......

  记得那天去黄龙风景区,清晨离开古城松潘后,汽车就在蜿蜒崎岖的